学报——济南职业学院
 
学院首页 本站首页 出版动态 学报简介 政策规章 高教文摘 每期目录 服务指南 特色栏目
  当前位 置: 本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正文
济南“王子坟”历史文化初探

字体:      发表日期:2020-09-11  文章来源:

                  济南“王子坟”历史文化初探


                      曾招喜

              (济南职业学院,山东  济南  250103)


摘要:“王子坟”位于济南市历城区教育城北端,包括房彦谦墓和清河太夫人墓。房彦谦墓墓主人为唐代名相房玄龄之父房彦谦,墓前立“唐故徐州都督房公碑”。碑文由隋唐时期史学家和诗人李百药撰写、唐朝著名书法家欧阳询书丹。碑文内容主要褒赞房彦谦的显赫家世、生平以及他高风亮节的为人。碑文字体为露锋的唐隶,隶书中又蕴含有楷书笔意。字形峭削,笔力遒劲;清河太夫人墓墓主人为唐朝开国大将军房仁裕之母李氏,墓前立“唐陇西李氏清河太夫囗囗碑”。碑已残损,立碑日期、撰文、书丹等皆不可考,但碑文措辞华丽、典雅,其书法布局工整、严谨,笔锋秀丽,又不失刚劲,为唐隶中之上品。“王子坟”是济南地区有清晰记载的与唐代重要历史人物有关的文化遗存,弥足珍贵。

关键词:王子坟;房彦谦碑;清河太夫人碑;历史文化

中图分类号:K87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4270(2020)04-0001-03

一、“王子坟”现状

在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教育城北端,有两座唐代大墓,东西遥相对应,当地村民称之曰“王子坟”。西边的一座称“西王坟”,东边的一座称“东王坟”。“西王坟”为房彦谦墓,位于西彩石村的赵山之阳,地处经十东路与蟠龙路交界处的房彦谦公园内;“东王坟”是清河太夫人墓,也位于赵山之阳,东距房彦谦墓约1000米,在彩龙路北端往西走约300米的麦田旁。为何以“王子”称之?是否有具体指向?当地村民也说不清楚,不少村民甚至不知道墓主人是谁。笔者推测有两种可能:一是表示墓主人的高贵,属于“王公贵族”的意思,二是他们可能把“房”误读为“王”,就这样流传了下来。

房彦谦墓墓冢高约5米,直径15米,墓右前方30米处有唐朝贞观五年(631年)立“唐故徐州都督房公碑”(下简称“房彦谦碑”)。碑通高3米,宽1.3米。1980年,为保护该碑修建了砖砌碑楼。墓东南尚存石羊和石虎各1尊。清朝同治八年(1869年),知章丘县事蒋庆第于墓前立“隋监察御史房公彦谦”碑。房彦谦墓于1977年被山东省革命委员会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开始重修,现以房彦谦墓为中心辟建了房彦谦公园。

清河太夫人墓墓冢高约3米,南北长22米,东西宽13米,墓右前方10米处有一通唐朝永徽三年(652年)立的“陇西清河太夫人碑”(下简称“清河太夫人碑”)。1970年,当地政府拨专款进行维修,加盖了碑楼,现保存良好。清朝同治八年(1869年),知章丘县事蒋庆第于该碑西侧立“唐赠公房君既配清河太夫人李氏墓”碑。清河太夫人墓于1979年被济南市人民政府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王子坟”历史文化

这两座坟的主人为什么会葬在这个地方?他们之间有何关联?他们及其家族在历史上有何影响?带着这些疑问,笔者进行了实地调查和文献研究。

(一)房彦谦与《房彦谦碑》

1.房彦谦父子

关于房彦谦墓的主人,唐魏徵(580〜643年)等所著的《隋书》有《房彦谦传》专章记载。房彦谦(547〜615年),字孝冲,祖籍河北省清河县,在其第七世祖南燕太尉房谌时期已经迁入齐州临淄,当时的齐州就包括现在的济南。他的一生先后经历了东魏、北齐、北周和隋朝4个朝代。

房彦谦年幼时父亲去世,他的长兄认为他天性聪颖、悟性高,于是决定亲自教他识字读书。待到七岁时,房彦谦已经能诵读数万字,亲朋好友都认为他是个奇才。十五岁那年,他被过继给了他的叔父。他侍奉照顾继母,甚至超过他的生母。在侍奉照顾他的伯父乐陵太守房豹时,也都做到了尽心竭力。每当来了时令珍果,他都让长辈先吃。如遇到了亲友的丧期,他必食粗米、草菜,并恪守礼制,宗族中的人都以他为榜样。后来他又向博士尹琳学习,五经文献,悉数涉猎。房彦谦不但擅著文,且能言善辩,还精通草书和隶书书法。

史书记载房彦谦长于吏治。十八岁时,当时的齐州刺史、广宁王孝珩听说他才华出众,就征召他担任主簿(相当于掌管文书的佐吏)。当时的齐州官场纪律松弛,房彦谦上任伊始,大力开展整治,自己带头遵纪守法、廉洁奉公,州郡的大小官员见此情形也都规矩了许多,人人敬畏于他。到了隋朝开皇七年(587年),被举荐入京,曾先后任监察御史、长葛县令、超授都州司马等职。隋炀帝杨广(569〜618年)即位后,他辞官归隐,后征授司隶刺史,出任泾阳县令。他之所以受到人们的爱戴,主要还是他虽身处隋末乱世,却能做到洁身自好。

不过笔者认为,房彦谦最大的贡献是培养了一代名相房玄龄。房玄龄(579〜648年),唐朝著名宰相和政治家,房彦谦之子。十八岁举进士出身,能诗擅文,学通古今。唐高祖李渊(566〜635年)在晋阳起兵,他当即投靠其子秦王李世民(598〜649年)麾下,为其出谋划策,招揽并选拔有用之才,成为秦王的左膀右臂。唐朝武德九年(626年),与杜如晦等人一起谋划“玄武门之变”。[1]秦王李世民登基后,房玄龄得到重用,官至中书令之职,并被封为邢国公。他负责编纂了《晋书》,流传后世。他执政期间政绩卓著,与杜如晦一起并称“房谋杜断”。房玄龄后来多有升迁、加封,并名列阎立本所绘《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图》。唐朝贞观二十二年(648年),房玄龄因病去世,享年70岁,谥号曰“文昭”,陪葬昭陵。

父以子为荣,由于房玄龄有大功于大唐王朝,对唐朝的稳定和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其父也于唐朝贞观三年(629年)被朝廷追赠为“徐州都督”,四年后(633年)又被追封为“临淄公”,谥曰“定公”。

唐朝贞观五年(631年),房玄龄将其父房彦谦的灵柩运回到济南历城,葬于赵山脚下。陵墓前墓道两边原来安放麒麟、翁仲等石雕,如今仅存石羊和石虎各一尊。墓的右前方竖立着高大的《房彦谦碑》,现建有砖亭保护。

2.《房彦谦碑》

《房彦谦碑》为房彦谦墓神道碑,由碑首、碑身和碑高三部分构成。碑首和碑身由一块整石雕刻而成,碑体至今保存完好,大部分字迹清晰可辨。碑额篆书“唐故徐州都督房公碑”,三行九字。正面碑文共36行,2000余字。碑文内容主要是褒赞房彦谦的显赫家世、生平以及他高风亮节的为人。该碑东侧面题有时间落款:“贞观五年三月二日树”,由此可知该碑立于631年。碑文作者为李百药,书者为欧阳询。[2]李百药(564〜648年),博陵安平(今河北省安平县)人。隋唐时期大臣、史学家和诗人,唐朝贞观二年(628年),被征为中书舍人。其为人耿直,敢犯颜直谏,作《封建论》,撰写了《北齐书》。因修史有功,迁散骑常侍、太子左庶子,转宗正卿,封安平县公;欧阳询(557〜641年),潭州临湘(今湖南省长沙市)人。唐朝著名书法家、弘文馆学士,与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并称“初唐楷书四大家”。他的儿子欧阳通也是著名书法家,因而欧阳询又被称作“大欧”。                          

由于李百药与房彦谦父子曾经同朝为官,他对房彦谦的历史、家世以及功业可谓了如指掌,再加上房玄龄作为当朝宰相的原因,所以碑文中字里行间都充满着溢美之词。尤其是在碑文的最后部分,李百药用四字一句的大篇幅对房彦谦进行讴歌,洋洋洒洒,文辞典雅瑰丽。碑的背面刻文记述的内容为房彦谦死后迁葬的宏大场面和当时的唐王朝对迁葬事件的重视和大力支持,以此来彰显房彦谦的尊贵身份与地位。这种在碑的正面、背面甚至碑侧都镌刻上碑文的人物碑,为我们研究唐代碑文的写作形式、文法以及雕刻手法等提供了非常珍贵的物证。《房彦谦碑》全文后来被收入《全唐文》中。

《房彦谦碑》是山东省境内现存的初唐时期碑刻之珍品,具有独特的书法价值。碑文字体是露锋的隶书,字形峭削,笔力遒劲,但隶书中又蕴含有楷书笔意。[3]总体风格上自然率真,布局方正齐整,气势沉雄朴实,看似随意布局,实则精心落笔;全文章法虚实结合,疏密有致,横平竖直,各得其所,字距与行距大体相当,法度严谨工整。《房彦谦碑》是我国古代珍贵的文化遗产。

(二)清河太夫人与《清河太夫人碑》

1.清河太夫人李氏母子

清河太夫人李氏,史料鲜有记载,只能从残缺的墓碑中去了解。碑文记载她是陇西望族李氏的后裔,出身名门。碑文中有“金枝雪映”“齐慧齐贤、宜家宜室”之赞誉。其夫房子旷,隋代时官至常州别驾,不幸早亡。夫妇二人最大的贡献就是为唐朝培养了一名出色的大将军房仁裕。

房仁裕(591〜666年),唐朝著名大将军,与房彦谦属同族,与名相房玄龄生活于同一时代,自幼受到母亲的良好教育。房仁裕于隋末乱世先跟随王世充,后投奔秦王李世民,为李唐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房仁裕曾授左领军大将军等职,加封清河郡公,追赠幽州都督、兵部尚书,谥号曰“忠”,死后陪葬昭陵。

母以子为贵,唐朝贞观九年(635年),李氏受封为“清河太夫人”;唐朝永徽二年(651年),李氏因病去世,享年八十二岁。唐高宗李治(628〜683年)听闻后专门下召:“丧事所须,并宜官给”,拨出官府银两为房母操办丧事。第二年(652年),房仁裕扶母灵柩返齐州安葬,高宗皇帝又降敕书让沿途州府给予周济方便。在返乡葬母过程中,高宗皇帝给足了房大将军面子,也体现了高宗皇帝对开国元勋的器重,以及对老臣的安抚之意。由于高宗皇帝对此事处理得非常周全,房家于国于家均可谓赚足了人气。

2.《清河太夫人碑》

《清河太夫人碑》为唐朝大将军房仁裕之母清河太夫人墓神道碑,由碑首、碑身和碑高三部分组成。碑首正面篆书“唐陇西李氏清河太夫囗囗碑”,三行十二字。碑文未有全文拓本流传,所以立碑日期、撰文、书丹等皆成为千古之谜。如今我们看到的残碑,是清朝道光年间(1821〜1850年)经多方找寻后拼凑而成。

由于碑文残缺不全,首先树碑的具体时间就不好确定。笔者通过对残碑的通读,发现碑阴有“□□□□岁次景辰六月甲午朔十五日戊申,清河府记室参军。□□□□□□李义观、典签房神谅等,□承严命卜日而树”字句,在碑阳有“母葬□□府,已历五年⋯⋯”字句。清河太夫人李氏薨于651年,葬于652年,“已历五年”应当是显庆元年,即656年,由此可以推断,656年应当是较为确切的树碑日期。

《清河太夫人碑》碑文措辞华丽、典雅,其书法布局工整、严谨,笔锋秀丽,又不失刚劲,确实算得上唐隶中的上品。它的作者一定不是一般人物,因为当时的房仁裕地位显赫、权重朝野。他为母树碑立传,其碑文也应当是由当朝名家所作才合情理,其书法也应当出自当朝名家之手才对。清朝道光十三年(1833年)编修的《章丘县志》曾推测该碑“与房定公碑相类”,认为是欧阳询所书。但是欧阳询早在641年就已经去世,清河太夫人李氏是在欧阳询去世10年之后作古的,在时间先后上就讲不通了。还有一个特别的现象值得大家深入思考,宋代金石学者赵明诚所著《金石录》收录了《房彦谦碑》,但相隔不远的《清河太夫人碑》却没有被收录,也不太符合常理。因此,我们可以大胆推测赵明诚来当地考察之时,该碑可能已经损毁难辨,或者已经流失。

三、结语

济南境内至今保存较好的隋唐古建筑遗存,除柳埠的四门塔、龙虎塔和九顶塔外,其他地方并不多见,而这两座“王子坟”是有清晰记载的与唐朝重要历史人物有关的文化遗存,非常珍贵。早在清朝同治年间,知章丘县事蒋庆第就已专门立碑保护。但经过1300多年的风雨侵蚀,《清河太夫人墓碑》已经残破不全,《房彦谦碑》碑文也出现了残字。而且经过现场勘查发现,两座墓的封土皆有盗洞,墓内文物有可能被盗挖。当地政府文物管理部门急需制定专门保护措施加大对“王子坟”的保护力度,同时,文物考古届学者应加紧对“王子坟”历史文化进行深入挖掘、系统研究,让济南境内的隋唐墓葬文化能够较好地保存下来。


参考文献

[1] 宋芳斌.欧阳询隶书《房彦谦碑》技法分析[J]. 艺术探索,

2011(3):12-14+143.

[2] 张从军.房彦谦墓[J]. 走向世界,2008(9): 76-79.

[3] 史骧.贞观贤相房玄龄[J].文史天地, 2006(4): 40-44.

                                        


作者简介:曾招喜(1966—),男,江西永丰人,济南职业学院旅游管理学院教授。


 
主办单位:济南职业学院学报编辑部  |  网站设计、技术支持:信息网络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