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报——济南职业学院
 
学院首页 本站首页 出版动态 学报简介 政策规章 高教文摘 每期目录 服务指南 特色栏目
  当前位 置: 本站首页 > 高教文摘 > 正文
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国内研究及展望

字体:      发表日期:2015-11-03  文章来源:

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国内研究及展望

宋广文 刘 群

(1.华南理工大学,广东广州 510641;2.曲阜师范大学,山东曲阜273165

摘要:培养积极心理品质是积极心理健康教育的核心任务,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必要条件。目前,我国关于积极心理品质的研究成果颇丰,本文对国内关于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研究进行了综述,指出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展望,以期对未来的研究有所启发。

关键词:积极心理学;积极心理健康教育;积极心理品质

进入新千年以后,随着我国经济的腾飞,政治、文化、社会等各方面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也愈发突出,大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尤其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各高校纷纷开展相关工作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当前我国高校心理健康教育的工作中仍然存在着一个较为严重的缺陷亟待改善:传统心理健康教育是一种“问题式”、“病理式”、“诊断式”的模式,主要针对心理疾病和基本适应问题[1],忽视了预防性和发展性工作,所使用的研究工具也大都是用来发现和诊断学生的心理问题。事实上,这种“治疗式”的教育方式没有真正建立在“健康”的国际视野之中。1948年世界卫生组织宪章中认为:“健康乃是一种生理、心理和社会适应都日臻完满的状态,而不仅仅是没有疾病和虚弱的状态”。1987年该组织又将定义修改为:“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而且还要具备心理健康、社会适应良好、道德健康”。

积极心理学是20世纪末美国心理学界兴起的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其创始人是塞里格曼(Seligman)博士,他于1997年提出了“积极心理学”的概念,由此引发了一场心理学的革命并成为世界性的心理学运动。积极心理学主要针对的是传统的“消极”取向的心理学,“积极”的涵义可简单概括为“建设性”、“正向”、“主动”等。积极心理学致力于研究人的发展潜力和美德,强调心理学的任务不仅仅是简单的解决消极心理问题,更重要的是帮助人们建立起高质量的社会和个人生活[2]

在积极心理学的视角下,孟万金教授针对当前我国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存在的弊端,创立了积极心理健康教育(Positive Mental Health Education,PMHE)。这是一种以积极预防和发展为取向,有目的、有计划地增进学生和国民心理健康的理论和实践体系[3]。积极心理健康教育认为,没有心理问题不等于健康,不痛苦不等于快乐[1]。培养积极心理品质是积极心理健康教育的核心任务[3]。积极心理品质主要指,个体在先天潜能和环境交互作用下形成的相对稳定的正向心理特质,这些心理特质影响或决定着个体思想、情感和行为方式的积极取向,继而为个体拥有幸福有成的人生奠定基础[4]

1.我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工具研究

孟万金认为,积极心理学的兴起为创立积极心理健康教育提供了直接的动力[5],而积极心理健康教育的核心任务是培养积极心理品质,终极目标是奠基幸福有成的人生[3]。因此,针对传统病理式和问题式心理健康教育不能从根本上预防、测量大学生的心理问题,无法揭示大学生正面积极心理品质的缺陷,孟万金和官群吸收中西文化的精髓,将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多维结构通过心理统计学的方法加以构建,形成了科学性高、实用性强的测量工具----《中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量表》[6]

尽管积极心理品质是一个复杂的心理结构并由多个维度和概念构成,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几次测验和分析就能获得比较稳定的测量结果,但是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能够很好地用于大规模测评我国大学生目前的积极心理品质发展状况,为推进高校心理健康教育由传统的“消极”向“积极”方向转变,提升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预防性和发展性功能提供了科学依据。

2.我国关于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主要研究

2.1 关于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宏观研究

王新波等系统地研究了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及其培养模式并认为,积极心理品质研究存在以下四点必要性:第一,目前有效的心理治疗方法都有唤起被治疗者积极品质的因素;第二,积极心理品质有助于心理疾病好转;第三,培养积极心理品质可以更好地预防心理疾病;第四,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有助于培养高素质的人才[1]

陈志方、沐守宽对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状况也进行了调查与分析[7]。发现我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总体得分呈负偏态且得分普遍集中在高分段,仅有少数人获得极低或极高分。对六个维度得分进行比较发现,人性以及正义维度得分最高,智慧和知识维度得分最低;对24个分量表进行比较发现,感恩、爱、公平、善良、正直得分最高,愿景远见、创造性、自我管理、勇敢、热爱学习得分最低。另外,该研究还得出结论,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存在显著的性别差异和年级差异:男生的勇气、正义维度显著优于女生,积极心理品质随年级的增长而下降,这可能与男、女本身的生理及思维差异、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和社会环境、工作造成的压力有着密切的关系。

2.2 关于大学新生积极心理品质的研究

李林英等分析了大学新生的积极心理品质发展现状[8]。主要结论是:大学新生积极心理品质得分均在3.67,处于中等水平,6个维度中超越维度得分最高,节制维度得分最低。其中,一本和二本院校大学新生积极心理品质显著高于三本院校,一本和二本院校大学新生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男、女生积极心理品质整体水平差异不显著,但男生认知维度和公正维度、节制维度显著高于女生,女生人际维度显著高于男生。另外,独生子女情感维度显著高于非独生子女,而非独生子女节制维度显著高于独生子女;城市和农村大学新生积极心理品质总体水平无显著差异,但在认知维度和超越维度上,城市大学新生显著高于农村大学新生。这些结论与实际情况与研究者的猜测基本符合,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测量工具具有较好的信效度,研究结果对于不同高校如何培养大学生的积极心理品质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2.3 关于留守大学生积极心理的研究

罗涤、李颖采用自编问卷对重庆4所高校800名留守大学生展开调研,重点探究了高校留守大学生的积极心理品质[9]。该调查认为留守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包括快乐品质(乐观、开朗活泼、大方)、处事品质(稳重、耐心、踏实、乐于助人、团结协作、责任感强)、意志品质(坚韧、自强、勇敢、果断)、奋进品质(上进、勤奋、计划性强、吃苦耐劳、奋勇争先)、亲和品质(随和、热情、善良、诚信、宽容、谦让、感恩、和谐相处)5大类型。该研究结果发现,女性留守大学生在处事品质、意志品质、奋进品质3项得分明显高于男性留守大学生,且差异极其显著;非独生子女留守大学生在5种积极心理品质上都优于独生子女留守大学生,且除意志品质外,其他每两项都差异显著;曾经留守的大学生各种积极地心理品质得分均低于正在留守的大学生,且二者在处事品质、意志品质、亲和品质三方面差异显著;留守大学生对5种积极心理品质重要性评价由高至低的顺序为:奋进品质、处事品质、亲和品质、意志品质和快乐品质。在此基础上,研究者建立了留守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两性互动的循环理论模型,提出了高校开展学生教育工作的一些具体建议。

温义媛对有“留守经历”的大学生的积极心理品质做了质性研究[10]。发现“留守经历”的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有共同之处,可归结为8个主题:第一,接受贫穷的现状,将其看成是一种磨练,并对留守经历积极认知;第二,成就动机一般都较强;第三,在考取大学之前就有奋斗目标,且对自己的学习和工作有目标和计划;第四,自律能力强,即使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也不忘记在环境中锻炼自己;第五,能清楚的认识到自身的优缺点,愿意接受和悦纳自己,并与他人及周围环境积极互动,关注自己的积极面;第六,乐于学习,积极学习;第七,具有较强的情绪掌控能力;第八,社会支持主要来自父母、老师和同学,通过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等行为赢得老师的关注和赞赏,同时积极与同学、朋友建立良好的关系。

2.4 关于免费师范生积极心理品质的研究

冯维、张晓娜研究了我国免费师范生积极心理品质的现状与特点[11]。发现,免费师范生的积极心理品质总体得分较高,且存在年级和家庭经济状况的差异;女生责任心显著强于男生责任心;文科生的积极心理品质总体水平高于理科生,且乐观性更强;在勤学维度上存在显著年级差异:大一学生最勤奋,大三学生次之,最后是大二学生;家庭经济状况的不同,使免费师范生的积极心理品质差异显著,家庭经济状况不好的学生,其求知欲和积极心理品质高于其他学生。

2.5 其他关于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研究

随着心理健康教育的广泛开展,关于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研究也越来越多,且涉及的领域已经超出了心理学的范围,在众多学者的研究中,尤其以关于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培养途径的研究居多。

陈跃男专门探讨了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途径[12]。认为,人自身的积极品质和积极力量是预防问题产生的最好工具,并说明培养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具有重要作用。苏文宁等从心理健康教育的角度研究了大学生的积极心理品质[13]。认为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具有三个作用:一是心理健康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二是有利于学生个体健康发展;三是有利于创建和谐校园、社会环境。姚美雄以培养学生积极心理品质为核心,展开了《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课程教学研究[14]。该研究建立了以培养学生积极心理品质为核心的教学模式,通过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更好地指导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开展,同时也进一步丰富和发展理论本身。苏鑫根据对导致大学生心理问题诱因的分析,提出了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培养和健康人格建构的途径[15]。励骅、李欣从高校德育工作的角度论述了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16]。认为,积极心理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时代要求,是学校德育工作的本体价值,也是个体成长的自然选择和高校德育工作的重要内容。

3.问题与展望

3.1 研究工具

我国关于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研究,基本上都是以孟万金、官群编制的《中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量表》为研究工具,参照该量表的六大维度、20个积极心理品质,设计并发放问卷,最终整理并分析数据得出结论。该量表符合统计学和测量学的原理,具有良好的信效度,能够用于大规模测评当前我国大学生的积极心理品质的发展状况。但是,正如量表编制者本人所说,积极心理品质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心理结构和概念群,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几次测验和分析就能获得较为稳定和可靠的测量工具。因此,该量表也不可避免的存在着一些不足之处。

首先,量表编制借鉴了VIA—Youth(24项积极人格问卷—儿童版)编制而成,本身存在着由中西文化等方面的差异造成的偏差。其次,积极心理品质在不同年龄阶段的发展也有差异,在中小学阶段没有分化的某些品质,到了大学阶段可能就会产生分化,因此,参照中小学生积极心理品质量表必然会存在一定程度的偏差。再次,该量表在编制题项的过程中,被试的人口统计学变量也存在着欠缺,影响了量表的普适性。最后,该量表只是关于测量中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初步量表,仍有待完善。我们认为在今后的工作中,应该结合中国当代文化背景和社会背景,在倡导素质教育的前提下,根据学科发展需要、学校教育需要、学生成长需要,进一步修改这一初步的精简版量表,适当增加测谎题项,并通过不同研究者在不同场合下反复使用和不断验证,从而更好地完善该测量工具。

3.2取样层面

心理学的研究往往要通过实验或者发放问卷等形式展开,在被试的选择上要尽量做到样本具有代表性,取样方法具有科学性,符合心理统计和心理测量的原理。这里关于取样层面的研究主要涉及两点:一是《中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量表》样本的代表性;二是国内主要研究的样本代表性及取样方法。前者在研究工具部分已详细分析过,在此不再赘述,主要论述后者。

综合国内各学者的研究,我们不难看出,他们大多是通过整群抽样或分层抽样的方法,在某一地区的几所大学或某一所大学的各年级学生中选择被试,这其中有很多内容值得我们深思。地域文化差异、心理品质随年级变化的差异、被试性别的差异、家庭背景的差异,甚至有更多主客观上的差异都应该在取样的时候被考虑到。

我们认为,地域文化差异是最应该被考虑到的因素,也是在实际操作中最难做到的限制性条件。如前文所述,现有研究大多是在某一地区的几所大学或某一所大学通过抽样选取被试,获得的样本代表性自然受到影响。众所周知,我国领土面积横贯东西、纵跨南北,而多民族的特点和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传承自然会造成不同地区人们生活方式、生活态度和性格品质等的差异,也必然影响到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形成和发展。尽管各高校都汇聚了来自不同地区的大学生,但不可否认的是在高考择校的过程中,“就近原则”是影响学生及家长做出选择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在同一地区或同一所高校抽取样本,其所在群体本身就缺乏代表性,分析样本得到的结果也必然缺乏准确性。另外,家庭背景因素在取样时也应该被纳入到考虑的范围之内,“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富不过三代”等民谚无不在向我们说明一个道理:不同家庭环境下出生和成长的学生,其积极心理品质具有差异性。

3.3针对性策略

关于如何激发和培养当代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我国不少学者纷纷提出了相应的策略,并给出了具体的途径。然而,我们在承认已有研究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也应该看到其存在的两点不足之处:一是指导策略过于宏观,尚未落到实处。二是具体途径过于繁琐,未能形成科学化、系统化的策略体系。

借鉴国内已有研究取得的成果,并针对其存在的不足之处,我们探索性的提出以下策略。

3.3.1重视学科建设,关注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发展

高校应该重视心理学科的建设,在课程设置中将心理健康教育纳为选修课或必修课,让每个学生意识到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并积极关注自己的身心健康。

3.3.2相信学生自身具有的潜能,做到助人自助

助人自助是西方社会工作领域提到的一个名词,也是其根本宗旨和价值体现。通俗地说就是,“与其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具体言之就是,作为心理工作者,我们要尊重每个人,并怀着一颗“同理心”,以真诚的态度相信每个个体具有自我发展的潜能,我们的工作是调动各种社会资源,帮助其恢复并最大限度的发挥自身潜能,从而达到人生目标,实现人生价值。这与人本主义心理学家主张“以人为本”的思想不谋而合。

3.3.3构建积极心理健康教育的立体网络,培养学生积极心理品质

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是一个系统的工程,需要学生自身参与、学校重点建设,同时家长给予足够的支援,社会提供一个健康的环境。

从学校层面看,学校是培养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主阵地,应该营造一种积极向上的校园文化,给学生提供一种正向的校园心理环境,这样学生才能更容易获得积极情绪体验,从而更好地激发积极心理品质。另外,要形成学校、院系、班级有机统一的三级网络,以分管领导为统领,以专业心理教师为核心,以辅导员为骨干,并发挥学生组织的基础作用,运用朋辈之间的自助辅导,切实做好学生积极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促进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工作朝着“预防性”、“发展性”的方向前进。

其次,从家长层面看。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家长往往只注意到中小学阶段子女的身心健康问题,而忽视了作为成年个体的大学生心理品质的培养。大学生虽然离开家庭的时间较长,但家长作为第一任老师对其造成的影响却是终身的。因此,家长应该树立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调整好对子女的期望值,让大学生在父母期望与压力之间找到平衡点,同时应该善于鼓励和激发子女正向心理品质,与学校教育工作相比,家长的工作是一种重要的补充和支援。

再次,从社会层面看。人作为一种社会性动物,其成长和发展离不开社会环境的影响。当代大学生作为信息时代的宠儿,其思想和行为深受社会主流文化和价值观的影响,而这其中新闻媒体的作用尤为重要。因此,要做好对媒体的规范和约束,提倡一种积极向上的媒体氛围,传播更多符合道德和人性化的思想,以激发和保持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帮助其实现人生价值,获得幸福有成的人生。

5.参考文献

[1] 王新波.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培养研究[J].中国特殊教育,2010,(11):40-44.

[2] Sheldon, K.M. &King, L. (2001).Why positive psychology is necessary [J].American Psychology, Vol.56 (3):216-217.

[3] 孟万金.积极心理健康教育:奠基幸福有成人生[J]. 中国特殊教育,2010,(11):3-12.

[4] 《教育规划纲要》工作小组办公室.教育规划纲要学习辅导百问[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10:14.

[5] 孟万金.论积极心理健康教育[J].教育研究,2008,(5):41-45.

[6] 孟万金,官群.中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量表编制报告[J]. 中国特殊教育,2009,(8):71-77.

[7] 陈志方,沐守宽.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状况调查与分析[J].黄冈师范学院学报,2012,(2):43-44.

[8] 李林英,赵敬,刘玉利.大学新生积极心理品质现状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2012,(5):546-547.

[9] 罗涤,李颖.高校留守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研究[J].中国青年研究,2012,(8):83-87.

[10] 温义媛.“留守经历”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质性研究[J].赣南师范学院学报,2011,(4):91-94.

[11] 张晓娜,冯维.免费师范生积极心理品质的现状与特点研究[J].山东省团校学报,2010,(6):40-43.

[12] 陈跃男.关于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培养途径的探讨[J].中国管理信息化,2011,(22):91-92.

[13] 苏文宁,马彩霞,徐华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J].产业与科技论坛,2012,(1):141-142.

[14] 姚美雄.《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课程教学研究—以培养学生积极心理品质为核心[J].教育教学论坛,2011,(30):143-144.

[15] 苏鑫.论大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和健康人格的建构[J].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3):274-275.

[16] 励骅,李欣.论述高校德育工作中学生积极心理品质的培养[J].滁州学院学报,2010,(6):53-55.


 
主办单位:济南职业学院学报编辑部  |  网站设计、技术支持:信息网络中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