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_PK10开奖记录_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_pk10开奖直播-pk10直播网 学报——济南职业学院
 
        学院首页     本站首页     出版动态     学报简介     政策规章     高教文摘     每期目录     服务指南     特色栏目
  当前位 置: 首页 > 特色栏目 > 正文
区域职业教育结构与产业发展适应性评价与分析

字体:      发表日期:2017-05-12  文章来源:

区域职业教育结构与产业发展适应性评价与分析

 

——以辽宁省为例

 

盖   馥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辽宁  大连    116035)

摘要:区域产业结构决定了区域职业教育的规模、空间、层次、服务、专业结构,产业转型升级短时期内带来了职业教育的暂时性的不适应,不利于二者的协同发展。从职业教育与产业协同发展的结构性因素分析入手,利用AHP层次分析法,从规模、层次、空间、专业、服务结构等角度,构建了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相适应的评价指标体系,诊断区域职业教育与产业协同发展所存的在问题,为辽宁职业教育进行供给侧结构改革提供一种新路径。

关键词:职业教育结构;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优化;适应性;评价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4270(2017)02-0001-05

适应性是指生物体与环境表现相适合的现象。适应是具有相对性的,是一种暂时的适应,不是永久性的。它具有动态特点,当外界环境条件变化时,适应就变成了不适应。职业教育是与经济发展联系最为紧密的一种教育类型,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是一种辩证统一关系,产业发展的需求、类型、结构、布局决定了职业教育规模、结构、层次、分布与方向。这种特殊性也要求其要跟进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实现产业结构合理化与高度化。因此,在辽宁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背景下研究辽宁职业教育结构与产业发展适应性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研究意义

(一)促使职业教育适度超前于产业发展,促进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

产业转型升级其本质是产业结构的高级化,即向更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方向发展。其升级的关键是技术进步,在引进先进技术的基础上消化吸收,并加以研究、改进和创新,建立属于自己的技术体系。以往我们在理解产业升级这一概念中,常常把其单纯理解为淘汰传统产业发展新兴产业,实际上,这只是产业升级的一部分,产业转型升级必须依赖于政府行政法规的指导以及资金、政策支持,需要把产业转型升级与职工培训、再就业结合起来。包括产业间也包括产业内部的升级,是我国经济领域发展的重要变革。

(二)克服解决辽宁职业教育发展结构性问题,明确职业教育供给侧结构改革方向

未来一段时间,辽宁职业教育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主要任务是,从产业发展的实际需求出发,针对职业教育发展过程中存在的突出问题,通过内涵发展,促进职业教育的结构调整与优化,实现职业教育要素合理化配置,满足辽宁老工业基地新一轮振兴的需要,及产业转型升级在规模、结构、质量等方面的需求,增强人才培养的有效性,实现职业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对辽宁职业教育结构对产业发展的适应性评价,正是对辽宁职业教育适应产业转型升级情况的一种诊断与趋势研判,以更好明确职业教育未来改革与发展的方向。

(三)促进辽宁职业教育与产业的协同发展,实现与区域经济发展共生共荣

在《辽宁省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辽教发2015[48])》将服务辽宁产业转型升级作为一项重要举措。辽宁作为以制造业为主的工业大省,正经历着从实现工业大省到工业强省的历史转变,辽宁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具有以下几方面特征:经济发展由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不在于投资拉动和短期增长GDP,而在于体制机制改革上;经济发展由以前的点经济——轴经济——板块经济向一体化经济迈进,区域发展战略由区域重点发展战略转为协调发展战略;产业发展以从依靠人口红利到依赖技术红利的转变人口老龄化和大规模机器换人的背景下,劳动力的供给数量和结构上都发生了变化,产业发展对人力资本依赖由数量型增长模式转变为人力资本质量增长型模式;“原字号”和“初字号”工业比重高的结构性因素和重量轻质的政策因素,导致产能过剩,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制造等新兴产业崛起正逐渐替代传统的制造业;经济发展经历由点经济——轴经济——板块经济的演进,正向一体化经济迈进——作为服务区域发展失衡,区域发展战略由区域重点发展战略转为协调发展战略,工业布局阶段性失衡,影响区域一体化进程。职业教育在辽宁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中任重而道远,职业教育要从供给侧发力,需要对当前协同发展所存在的结构性问题进行深入分析,以更好地促进与区域经济的共生共荣。

二、因素分析与适应性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影响职业教育与产业协同发展因素有数量、质量、地区分布、专业等因素,利用AHP层次分析法构建了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适应性评价的指标体系,如表1所示,并利用主成分分析法,将影响因素的核心指标,作为评价的观测点。

(一)区域职业教育规模结构

区域职业教育规模结构主要指职业教育在校生数量、招生数量、毕业生数量,与区域产业对职业教育人才需求的情况,简单说,是职业教育规模与区域产业需求规模的匹配度。主要反映数量上的匹配程度,是直接因素。

(二)区域职业教育空间分布结构

区域职业教育空间分布结构一方面主要指职业院校在地区间分布情况是否合理,另一方面指职业教育专业分布是否适应县市的主导产业。在这里我们主要从宏观上进行分析,指职业院校分布的合理性,是横向方面的因素。

(三)区域职业教育层次结构

区域职业教育层次中等职业教育、高等职业教育、应用本科教育的各阶段学生数与产业发展对各层次技能人才的需求数量,是人才培养层次与产业需求层次的对接度,是纵向的因素。

(四)区域职业教育专业结构

专业是职业教育与产业联系的主要载体,是核心因素。区域职业教育专业类别、三次产业占比与区域产业布局的吻合度。

(五)区域职业教育服务结构

毕业生就业服务面向行业,职业教育对产业转型升级所产生剩余劳动力的服务,对企业技术创新服务能力的贡献。

表1  区域职业教育结构与产业发展适应性评价的

指标体系

评价维度

(目标层)

指标

(准则层)

观测点

(方案层)

职业教育规模结构

职业教育规模的匹配度

职业教育在校生总数与产业需求比

职业教育空间分布结构

职业教育地区分布的均衡度

职业教育县市分布情况

职业教育层次结构

职业教育办学层次的适配度

中、高、本职业教育比例与初、中、高端技能人才需求度比

职业教育专业结构

职业教育专业结构的适切度

三次产业结构与三次产业专业结构之比

职业教育服务结构

职业教育服务产业发展的多样度

毕业生就业服务行业分布;承担再就业培训比例;技术成果转化率

 

三、职业教育结构与产业结构适应性评价分析

(一)职业教育规模与产业发展需求数量分析

老工业基地振兴,职业教育规模扩张动力较大,《辽宁高校“十三五”高校人才培养规划》中指出,“十三五”期间,辽宁人力资源总需求中,专科生需求72.4万人,中专生79.4万人,职业教育人才缺口占总人力资源需求的50.3%。以辽宁职业教育现有在校生规模,未来五年辽宁省职业技术教育的人才缺口为47.5万人。随着辽宁人口出生率下降,适龄入学学生的比例也随之下降,例如2015年全省中职学生招生下降0.7%,高职专科在校生比例由2014年的26.9%下降到26.8%。可见,辽宁职业教育规模与产业发展的不适应性主要表现在现有职业教育规模不能满足产业转型升级的需要。

(二)职业教育空间结构与产业发展地区布局的适应性分析

如表2所示,辽宁职业教育地域结构呈现上,呈现较为集中的特点,主要集中在辽宁重大经济区的核心城市。 2015年,辽宁独立设置高职院校48所,沈阳地区有18所,其中有综合类院校9 所,理工院校20 所,农业院校2 所,林业院校1 所,医药院校2 所,师范院校5 所,民族院校1 所,财经院校5 所,政法院校1 所,体育院校1 所,艺术院校1 所。大连地区有7 所,占总数15%左右;两地合计25 所,占总数的54%。2015年,辽宁共有290所中等职业学校,大连有中职53所,沈阳有82所中职学校,沈阳、大连两地中职学校数量约占辽宁中职院校的半壁江山。

表2  辽宁职业院校地域分布情况

 

丹东

盘锦

82

53

16

16

9

16

9

14

13

9

7

20

14

12

18

7

0

2

1

2

4

2

1

2

1

4

1

1

 

辽宁老工业基地新一轮振兴中,每个城市都依据自身主导产业情况承担不同的任务,例如沈阳、大连、葫芦岛着力促进先进装备制造业发展,在电力装备、轨道交通、造船等领域形成一批世界级产业基地;丹东着力发展仪器仪表产业等等。但存在的问题是,职业院校开设与县市产业布局不相适应,如鞍山是钢铁工业城市,但并无独立设置的冶金类的职业院校,化解钢铁产能过剩,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三)职业教育层次结构与产业发展方向的适应性分析

产业转型发展对区域不同层次的职业教育提出新的需求,辽宁职业教育层次结构尚不能满足技术创新和产业高移化发展对技术人才高端化的需求,主要表现在,中高贯通不畅、高本衔接不当两个层面问题。在研究中,随机抽取了7所学校2016年总体招生计划(辽宁交专、辽宁铁道、辽宁轻工、沈阳职院、辽宁农业、辽宁职业、大连职院),中职生招生比例仅占总体招生的9.9%,2015年,辽宁高职招收中职比例仅为7.8%。因数据调查不全面,我们以辽宁某高职院校两届学生专升本为例,2014届为4.8%,2015届为0.02%。此外,应用本科数量不足,也是制约辽宁职业教育本科层次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2015年中职在校生约32.5万人,高职在校生数量24.9万 人,2015年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辽宁科技学院、沈阳工程学院等10所高校116个专业开展转型试点,2016年辽宁工业大学等11所高校84个专业开展转型试点,《辽宁省人民政府关于推动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的实施意见》中指出,2017年应用本科院校在校生达到12万人。

(四)职业教育服务结构与产业发展需求的适应性分析

职业教育服务产业发展主要有以下途径,一是产业发展提供人力服务,包括提供毕业生,为企业在岗人员培训等;二是为产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持,如解决企业发展中技术问题、为企业提供技术咨询等;三是为产业转型升级所带来的剩余劳动力进行转移或转岗培训。辽宁当前职业教育服务产业发展主要依赖于提供新生劳动力,而在为企业提供技术支持,为劳动力提供转岗服务方面尚显不足。

例如,2015年,辽宁职业教育毕业生20.5万人,其中,中职10.7万人,高职9.8万人,还需不断加大人才培养规模,更好服务老工业基地新一轮振兴。又如,2015年辽宁所有高职院校技术服务交易额均为0,高职院校横向技术服务到款平均额为33.04万,其中24所高职院校为空白。再如2015年辽宁高职院校开展社会培训74.7 万余人次,比2014年少98.3万人,这里既包括企业在岗人员也包括失业人员,而辽宁统计年鉴显示,辽宁省注册的城镇失业人口2015年达46.2万,比2014年上升了5.2万。辽宁高职院校社会培训人次在下降,而失业人口却在逐渐上升,这都说明了辽宁职业教育服务产业转型发展的能力不足,结构不完善。

(五)职业教育专业结构与产业发展类型的适应性分析

近年来,辽宁第三产业比重具有较大增幅:2013年到2015年,三产就业比重增加0.9个百分点;2005年至2015年三产就业比重增加7.2个百分点;2005年辽宁省劳动力结构三产占比分别为34.1:28.1:37.8,2015年为26.8:26.4:45。三次产业就业结构变化,对职教人才培养结构提出新的要求:“十二五”时期,三次产业结构产值由2010年的8.8:54.1:37.1调整到2015年8.3:46.6:45.1,产值结构呈现“二三一”的发展格局,第三产业吸引新增就业人数多,但产值低,就业岗位价值难以体现,人均产出低;第二产业虽然所占比重低,但产值高,仍是主要就业吸纳器,在产业转型中,需要提升劳动力的素质结构,以适应产业发展;一产、二产向三产转移的劳动力,也需要三产从业者所必备的工作技能与经验。

表3  2015年中等职业学校专业类别情况

专业类别

招生数

在校学生数

毕业生数

合计

111181

325311

107471

农林牧渔类

16823

48098

13184

资源环境类

663

1867

902

能源与新能源类

136

877

171

土木水利类

2257

6165

2908

加工制造类

18168

53632

18441

石油化工类

725

3222

1706

轻纺食品类

181

504

165

交通运输类

13668

36293

10897

信息技术类

12985

35941

12665

医药卫生类

8659

29277

9764

休闲保健类

1762

5639

1746

财经商贸类

9193

25626

8571

旅游服务类

7017

18160

4700

文化艺术类

5863

19106

5434

体育与健身类

1452

3998

1349

教育类

10906

33540

12962

司法服务类

266

848

1332

管理服务类

282

842

358

其他

175

1676

216

 

(数据来源于辽宁教育统计年鉴2015)

表4  2015年高等职业学校专业类别情况

专业类别

招生数

在校学生数

毕业生数

合计

102905

294787

98060

农林牧渔类大类

7486

18814

5965

交通运输大类

3118

8569

2898

生化与药品大类

9258

26212

8182

资源开发与测绘大类

3058

8440

3265

材料与能源大类

1797

6160

2586

土建大类

1281

4107

1974

水利大类

8953

26804

8376

制造大类

403

1159

319

电子信息大类

19016

54891

17726

环保气象与安全大类

9519

24903

8315

轻纺食品大类

267

676

305

财经大类

1044

2820

1149

财经商贸类

17113

49186

15151

医药卫生大类

6158

16985

5281

旅游大类

3917

11353

3818

公共事业大类

1079

2989

1070

文化教育大类

12286

33561

12437

艺术设计传媒

大类

3876

13172

3920

公安大类

207

506

177

法律大类

555

2294

1111

(数据来源于辽宁教育统计年鉴2015)

表5  2015年辽宁中、高职院校招生、在校生、

毕业生三次产业数量

 

中职招生数

高职招生数

中职在校生数

高职在校生数

中职毕业生数

高职毕业生数

第一

产业

19077

9439

54263

45618

16092

14341

第二

产业

29066

34221

60102

98770

21385

32931

第三

产业

62866

56613

183647

150399

61207

50788

 

表6  2015年辽宁中、高职院校招生、在校生、

毕业生三次产业分布比例

2015

招生总数

(占比)

在校生总数

(占比)

毕业生总数

(占比)

第一产业

28516

(13.32)

99881

(16)

30433

(14.8)

第二产业

63287

(30)

15872

(25.6)

54316

(26.4)

第三产业

119499

(55.81)

334046

(53.87)

111995

(54.5)

 

由表4、5可以看出,辽宁现有职业教育人才布局三次产业呈现“一二三”的格局,三产专业结构的潜在劳动力数量较大,专业对传统产业装备制造业覆盖率较高,对战略新兴产业覆盖率较低,专业同质化现象严重。根据辽宁十三五期间专科中专人才总需求和现有学生情况预测,老工业基地新一轮振兴中,辽宁职业教育专科人才第一产业缺口约10.2万人,第二产业缺口约20.6万人,第三产业需求约31.9万人;中专生人才需求第一产业约11.1万人,第二产业24.1万人,第三产业需求约34.4万人。

四、服务产业转型升级,辽宁职业教育结构优化的策略

(一) 优化职业教育层次结构,适应产业一体化、高移化发展趋势

顶层设计并落实职业教育中职、高职、应用本科对口升学计划,进行相应招生考试制度改革,探索大类招生考试制度,克服职业教育各层次专业名称不一致的问题;加大应用本科院校转型发展力度,建立应用型本科转型发展的标准与评价体系;设定辽宁中职教育撤销、整合标准,对现有的办学规模小、与地区产业不对接的中职院校进行整合,提高中职院校的地区布局与竞争力;构建区域特点的职业资格认证制度,及职业教育学分积累与转换制度,促进同专业大类职业教育中高本的贯通培养与接续培养,为高端技能型人才的终身学习提供学习机会与条件。

(二)专业结构调整与内涵建设同步进行,主动适应区域产业发展

辽宁传统制造业提质增效,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制造、服务型制造产业链延伸,依赖于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促进工业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在企业研发设计、生产制造、经营管理、销售服务等全流程和全产业链的综合集成应用。在东北地区实施服务型制造行动计划,引导和支持制造业企业延伸服务链条,从主要提供产品制造向提供产品和服务转变。因此,在专业结构与布局调整上,一是根据辽宁产业结构变化,及时增补专业,尤其要适应产业发展新需求,新增现代农业、生态农业、无人机技术、新能源汽车技术、光电技术、卫星技术、护理、家政等专业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协调发展新格局的形成。二是根据新一轮振兴中县市主导产业发展目标,优化职业院校专业结构与区域分布,扩大老年服务与管理、移动通信技术、船舶与海洋工程等专业招生计划,缩减财经商贸类如市场营销、会计电算化等专业招生规模。三是顺应产业集群化发展,经济带发展趋势,形成专业集群,打造专业集群优势,加强优质专业建设,提高专业融合度,提高辽宁职业教育的核心竞争力。

实施职业质量攻坚工程和优质职业教育提升行动计划,引入国际职业教育资源,提高职业教育核心竞争力。加强质量、品牌和标准建设,打造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职业教育基地、集团和区域特色专业集群。

(三)拓宽辽宁职业教育社会服务结构,满足新生劳动力培训与企业技术改造需要

首先,辽宁职业院校要转变社会服务观念,树立大职教观,改变以适龄学生为主要培养对象的拓宽社会服务职能,根据现有专业及教学资源打造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技能人才培训服务体系,建立劳动力转移培训信息发布系统,及时向职业教育部门发布人力培训需求,主要分为四个层面:第一层是加强辽宁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重点产业急需技能人才培训;第二层是加强产业转型升级中剩余劳动力培训,尤其是由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的劳动力进行培训,促进其再就业;第三层是要建立农民工技能培训服务体系,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开展家政、护理、餐饮服务等培训,促进城镇化进程中农村转移劳动力培训;第四层是企业在岗工人的技术技能培训,促使其不断更新技术水平适应产业发展需要。其次,增加辽宁职业教育技术服务比重,打造辽宁职业教育技术服务体系,通过政策支持与机制建设,职业教育技术研发将应用于企业技术改造与产品升级,促进辽宁职业教育技术服务成果转化。

总之,区域职业教育的规模、层次、空间、专业、服务结构是区域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协同发展的重要因素,也是职业教育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只有不断推进产教融合,将职业教育发展同区域经济发展紧密联系,才能在被动适应区域经济发展过程中,促使职业教育主动超前于产业发展。

 

参考文献

[1]    辽宁省人民政府.加快推进辽宁老工业基地新一轮振兴发展

        三年滚动计划(2016—2018年)(修订稿)》 [Z]. 辽政发[2016]70

        号.

[2]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促进东北老工业基地创新创业发展打

        造竞争新优势的实施意见[Z]. 发改振兴[2015]1488号.

[3]    辽宁省发改委,教育厅.辽宁省“十三五”高校人才培养规

        划[Z].辽发改社会[2016]859号.

[4]    葛晶.浅析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背景下高等职业教育与辽宁

        产业发展的适应性[J].中国管理信息化,2016,(6):245-246.

[5]    徐孟林.地方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背景下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研

        究——以马鞍山为例究[J].职业技术教育,2016,(5):8-12.

                      

 

作者简介:盖   馥(1980—),女,辽宁大连人,大连职业技术学院发展规划处(现代职业教育研究室)副研究员。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6年度辽宁经济社会发展项目重点课题“老工业基地转型升级背景下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的适应性

                    研究”(项目编号:2016lslktzdian-12)的部分研究成果。

 

 

 

 
主办单位:济南职业学院学报编辑部  |  网站设计、技术支持:信息网络中心  |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