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_PK10开奖记录_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_pk10开奖直播-pk10直播网 学报——济南职业学院
 
        学院首页     本站首页     出版动态     学报简介     政策规章     高教文摘     每期目录     服务指南     特色栏目
  当前位 置: 首页 > 特色栏目 > 正文
济南研究——贵在“我有我法”——品徐行健的画

字体:      发表日期:2017-03-06  文章来源:

贵在“我有我法”

——品徐行健的画

刘茂盛

 

    行健老友作画,比较在意谋篇布势和对图式的经营。心览全局,眼观大要,追求要素间位置布局的大块面,大结构、大气势、大视野,强化其整体认知度和视觉冲击力。他深谙一幅画能否在几秒钟内抓住观者的眼球令其驻步,是作品成败的“首术、大要”,绝对不能忽视。比如近期他的大作《花魂》立轴,观者对笔力如此雄健的布势不论是转折回旋,空间分割的大生韵,还是对角开合,俯仰变异的大律动,在冲击视觉的同时,即刻会激起内心的冲荡和心灵的震撼,让观者不得不停留品个究竞。虽说有“缶翁”纵横造势的影子,他却巧妙的避开了其“艳俗”的短扳,进而以高雅素淡,脱透温润的基调给予弥补。虽说有“写夏边角着墨”的因子,却涤除其过分简逸画疏的弱点,进而以“向上、向荣”充满生机,荡人心胸的活力,引发人们亲近自然,温暖社会,向往美好所替代。如果说这也是一种创新的话,他却不是有意为之,更不是刻意的装模作样,而是在敬畏传统,仰幕经典继轨前人的基础上,独步探索,寻求自我的过程中一种发现,一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发现,是自然质朴的,亦是难能可贵的。

         

自六朝谢赫提出“骨法用笔”,到五代荆浩将笔墨作为“二要”並列提出,笔墨从此成为后世品评中国画的重要标准。宋元文人画的兴盛,笔墨又融进了书法线条的因素,于是以前的“描”被以后的“写”替代了,由此引起了写意水墨的大兴。清初石涛的“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的名句,又将笔墨的功能推向极致,纵观历史,笔墨几年成了中国画的代名词。与行健老友聊天,聊的最多的话题也是笔墨,他对笔墨情有独钟,谈风甚健、鞭辟入里,意趣横生,他对笔墨的理解与众不同,他一再强调的不仅是技法,更是一种精神,一种不求形似求内美的一种精神,一种包含真情,灌注生命的精神,一种充满中国哲学内涵的精神。並自豪的断定,中国画就是“线”的艺术,是世界独一无二的。线里有筋骨血肉有情感流露,有宇宙万象,失去了这条线,中国画就不存在了。正像石涛所说:“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这种对笔墨带有学术性的深度理解,在其作品《花魂》中也有所体现,仔细观察分析他的用笔用墨和用线既不是工笔也不是写意,也不像半工半写,这种比“工”活,比写“精”比半工半写生动的笔墨,实际上就是他说的笔墨精神。如果说他的用线是直中见曲,刚柔相济的话,他的“刚”、不是生硬板滞的刚,而是一种方折稳实,具显弹性之刚;他的“柔”,不是纤细柔弱的柔,而是一种园转飘洒,富有韧性之柔。再仔细推敲,这幅作品自下而上,起承转合,从其本枝到花叶,为何如此鲜活,如此勃勃生机,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一波三折的书法用笔,他不是在“描”而是在写,不是用笔写,而是用心写。并不首尾相接,对一个花瓣勾到为止,对于一片叶子点到为止,不求叶筋酷似,笔笔有力度,笔笔有生气,笔笔都有生命的重量,他己将笔墨,人性化了。

                                   

 

   

    行健老友的画,受到社会的嘉誉,博得艺术界的赞赏,也得到同行的肯定,所以如此,究其原因有三:其一;得力于聚精专神,潜心一致的治艺精神,他没有上过专业学校,没有拜师学艺的经历,但他的学识和修养要比我这个上过专业学挍的人要丰富得多,他对传统笔墨的认识和理解,要比一般人深刻得多,他对中国书画史和各朝代的特点分析得比常人更有理论深度,这一切全在于他的数倍于人的努力与积累,数倍于人的吃苦与受累,他一心专执,安之若素,以穷尽亏,眇为自励,他不动声色的探究,润物无声的求索,得到的回报是艺术的真知,是与众不同的画理与画法。其二;得力于设计的机缘,其实,书画是他退休后的一种自娱,因为长期从事设计“创新”几乎成了他的习惯,拿起毛笔书画也不愿因袭旧法,总愿用自己的笔墨语言画点自己的东西,比如近期画的两幅牡丹作品(纵、横),看起来总是感觉有点异样,没有见过,我好奇的查阅了自古至今所有画牡丹的画家,发现没有一人像他这种画法的,可贵之处在于“我有我法”。还有两幅小品《金鱼》与《萱草》具足了现代构成理念和装饰味,不难看出,这是他不自觉的把设计中所追求的形式美融进了自己作品中的缘故。我俩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因设计而相识的,他用独具匠心的设计为企业争得市场,创造了财富,由此省、市委授予他“拔尖人才”的光荣称号,国务院授予他政府特殊津贴,并成为全国家纺行业设计界的翅楚。曾记得他写了一篇名为《在限制中显示才能》的文章,文中第一次提出“限制”不是坏事,它能激发设计者以自己的才能去争取自由、实现设计的价值。限制就是设计,没有限制就没有设计,聪明的设计师,善于在限制中求发展,实现自己的设计主张,这种具有学术性的见解震动了当时的设计界。不但有理论意义更有其实践性。其三;得力于家学渊源,他出身于书香门弟,根正基因好,特别是其父徐北文先生的为人为事为艺的高尚精神,为他铺写了艺术人生的底色,时刻在影响着他。他是一位素心人,默默探索,潜心求真,执着精进,很像其父“只管耕耘不问收获,的文人品格。他是一位睿智的人,学古不泥古,师今不媚今”很像其父的古今兼容,融汇贯通的治学态度。他是一位博学的人,以艺载道,修养纵横,很像其父的博极群书,饱游饫看的学者气质。

    总之,他很文气,从为人子到为人父,从学文到治艺,从设计到书画,对自己要求很严,境界很高,他倡导正气,远离低俗,厌恶“闲片子”。每次与他相聚总能获得一些新知,受到了一定启迪,我很欣赏也很佩服这位老友,更加珍惜我们之间的这份友情。

                           

                    201676                                            

(作者系齐鲁工业大学教授,著名设计家、书画家)


 
主办单位:济南职业学院学报编辑部  |  网站设计、技术支持:信息网络中心  |  Powered by SiteServer CMS